美媒曝出个大问题:美国各州不知道医护人员感染率


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,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。“在11月中旬,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,身体疼痛、精疲力尽、干咳、发烧,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。”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,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另一名网友回复她:“您,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。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,这种病毒很难消灭,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-3个星期,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,不是流感。”不过,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:“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”,Peter Antevy表示,也有这种可能性。杨占秋认为,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,但值得注意的是,“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‘比流感更糟’。”

不过,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,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,一位网友说:“我的理解是,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,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。我会谨慎使用(该工具的结果),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(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。)”

天安门4次为重大伤亡降半旗 首次因公共卫生事件

“这就是个笑话。”一名参与采购协商的美国官员说。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降半旗,哀悼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。今晨5时54分的北京天安门广场,五星红旗照常与太阳同升,在短暂定格后缓缓下降至距离旗杆顶端1/3的位置,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深切哀悼,用最庄严的方式表达对生命的敬重。此前,为悼念汶川地震、青海玉树地震、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中的遇难者,天安门广场也降下过半旗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观看升旗仪式的人们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2020年4月4日,北京天安门广场下半旗志哀,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天安门广场第四次为重大伤亡降半旗,也是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。近年适用于降半旗的全国哀悼活动还有过三次,分别是:2008年的汶川地震、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、2010年甘肃盘曲泥石流。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】当地时间3日,一位名叫Peter Antevy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,自己在今年一月份的第一周曾病的很重,“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”,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“曾经感染的迹象”,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,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,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。4日,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,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

曾经历“9·11”袭击、禽流感等重大公共事件的阿扎,迅速下令在全国范围建立新冠检测网络,CDC建立了一个追踪系统,但却遇到了麻烦,美国缺乏相应的检测能力,资金也没到位。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等待升旗仪式的人们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七版)》中提到,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多在发病3-5天后开始出现阳性,IgG抗体滴度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增高。杨占秋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解释,IgG抗体呈阳性说明至少在一个月以前就被感染过。